本站最新网址:www.xsh89.vip
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首页» 强奸乱伦» 爸爸我要

爸爸我要

时间:2019-10-06 19:01:56 发布: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我爱你,爸爸!
  听到这句话时,他的反应只有——
  晕过去!
  “唉!”
  长长的一声叹息,在山谷中如涟漪般慢慢荡开,就像他现在的心情——烦!很烦!非常烦!
  仔细想想,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处境就只能用每况愈下来形容了?
  含辛茹苦,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把孩子们拉扯大……呃,好像有些夸张,总之就是那么辛苦的把孩子养大的他,在孩子们懂事以后,地位就在不断下降。
  首先从保护孩子的伟大父亲变成没多大用处的家庭主妇,原因很难以启齿,自然是不会让家人以外的人知道。
  想他堂堂一个大男人,沦落到在家看家,收拾屋子,洗衣做饭这种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应该做的事,虽然他以前也都做过,可怎么说孩子们那时见了他还是会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他,当时他的心情是多么的欣慰啊,可现在……唉!真的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他也想表现出自己很有能力的一面,但在这个世界,他的能力跟本起不了多大作用,在他总是一不小心就给他们惹出不少麻烦的情况下,不得以,孩子们以一种很认命的态度拍拍他的肩,对他说:
  “爸爸以后不用为我们担心了,我们会保护好自己和你的!”
  保护好自己,欣慰!保护好他……他们以为自己很伟大吗?他是他们的爸爸也?又不是弱女子!
  不要,打死他都不愿承认自己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只是孤掌难鸣,在一票对十一票的情况下,他的努力化为泡影,被迫降格。
  只是降格也就算了,现在……
  “我爱你,爸爸!”
  一想到昨天,他就有种想去撞壁的冲动。(也确实撞壁了,晕倒的时候头磕到后面的墙,现在还痛痛的)摸着头后面的痛处,织锦越想越觉的头大,不明白最可爱的小儿子何以突然对他说爱他,记忆中自己最近没做什么错事,应该不至于用这种方法整他吧。
  那就是……
  不会!不可能!决对不可能!
  唔,越想头越大!真希望自己可以白痴点,这样就不必去深思他可爱的儿子以着极为认真的眼神,一网情深的向他诉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甚至可以傻傻的回他一句:“我也爱你!”
  “唉!”再次叹息出声,扭头看向身后的宫殿,似乎能看到孩子们小时候的样子,想到他们甜甜的笑容,织锦露出满足的笑容。
  那时候的他们多可爱!
  “爸爸在想什么?”一片金色撒落眼前,吓的他身子一滑,险些从山上滑下去。
  “啊”
  “小心!”伸手搂住下滑的身子,看到织锦因被吓而泛红的脸颊,玄怜轻笑:“爸爸真可爱!”
  “可……”听到玄怜的话差点没被口水呛到的织锦深吸口气,以着长者的口吻不悦的说:“我是你爸爸!怎么能说我可爱!”不对,不是那个问题,更重要的是他是个男人,哪有被称为可爱的道理?可……好像自从他所有的儿子懂事以来,他就没跟可爱绝缘过!
  “可是,可爱就是可爱!”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好歹也是……”
  长篇演讲没有一个字进入玄怜耳里,在他眼里,只看到一张诱人的小嘴在他面前一张一合,看着看着,他就觉的那张小嘴好像在对他说:
  “吻我!”
  情不自禁俯下身,吻住一直诱惑着他视线的红唇,渴望的心情趁嘴的主人愣住的时候探入其中,缠住和主人一样发呆的丁香共舞。
  “唔……”一双美目大睁,难以置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织锦用力狠捣向玄怜的腰际。
  “放开我!”
  “唔!好痛!”
  “活该!”对玄怜吃痛的样子不予理睬,知道他的力量对他来说就好比小虫子咬了他一口般,一点也没有愧疚感的织锦快速从他怀中脱离,紧跑几步跑到安全距离,出声威胁:
  “下次再这样就不是腰受伤!”
  “呵……”
  威胁没收到效果,看玄怜吃吃笑的样子,织锦不自在的问:“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仍然觉的爸爸很可爱!”
  “玄——怜——”
  听到还被说成可爱,织锦气的向前迈了一步,在看到玄怜微眯的双眼突然变为正经时猛然发觉不妙,转身想跑,却被快一步的玄怜纵身搂在怀里。
  “啊!放开我!”心惊于他的速度,被搂在怀里更是让织锦感到不自在,即使背对着,他也能感觉到背后的身躯有多么高大,多么温暖!
  他在想什么?
  “为什么要躲?”
  淡淡的语调没有任何语气的在耳边响起,却让他的脸在瞬间红成熟苹果。
  “我……”
  “我不认为自己爱爸爸有什么错,爸爸呢?”
  “我……”问他什么?
  炙热的呼吸在耳边不断的吹抚着,挑逗着他的每根神经,搅乱了他的意识,有些昏沉的脑袋已经不知道玄怜在问他什么,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爸爸爱我吗?”轻声问道,玄怜趁机寻求答案。
  “嗯……”什么爱?爱什么?他不知道!
  “爸爸?”
  “你再怎么问也没用!还不如快点放开他!”冷冷的声音响起,才提醒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他们这样子已经很久了,而且有人已看了很久。
  听到声音,玄怜微微一笑,知道爸爸不会因这个声音醒过神来,遂悠然自得的扭头望去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名男子双手抱臂,斜靠在树边看着他们,从他不耐烦的样子看来,显然是已在那里许久,听他们之间有问没答的对话烦了,才出声打断,顺便解救织锦脱离“魔掌”。
  “爸,我饿了!”
  “啊?哦,等一下,我马上去做饭!”一听到熟悉的声音,织锦整个人立刻回过神来,习惯性的一边说好一边走回屋子,完全忘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乖乖做饭去了!
  “逗他有这么好玩吗?”对玄怜的行为不以为意,只是有些好奇,他问。
  “大哥是不会懂的,我对爸爸的爱,不是父子之间的那种爱,而是站在同为男人的立场的感情!”
  “没兴趣!”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看到炊烟升起,被称作大哥的男人很尽责的去叫其它兄弟吃饭。
  “慢慢你就会懂的,大哥!”看着离去的身影,玄怜轻笑,他看的出来,兄弟中除了他,还有人对父亲不是父子之情,只是那个人没往那方面去想,也因此,他才要快点得到爸爸,让他属于他。
  趁着孩子们去上课的功夫,织锦慢悠悠的走在山间的小路上,穿过森林,一阵风迎面吹来,闭上眼再睁开,绿色的一片映入眼中,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他仰望蓝天,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觉的轻松不少。
  没有压力,没有烦恼,不用去想太多,他一直很想过这样的日子,在这个世界却是奢望,直到他得到这些孩子,才从痛苦中解脱,该感谢他们的,但感谢的方式决不是以身相许。
  甩甩头把烦恼甩掉,织锦打开最爱看的魔法书,津津有味的看着,第一页,嗯,这个法术玄怜施展的很好;第二页,啊,这个交过他,还没看他使过;第三……怎么回事?
  纸一页页从眼前翻过,里面的内容却并没有进入他的脑子,反而让他想起玄怜?怎么会这样?不该的啊?可偏偏大脑就是不听使唤,从法术想到玄怜,近而想到他的笑容,温柔的的话语,带有男性气息的温暖体温,令他……天哪,他都在想什么啊?
  猛的闭上眼不去看书,他扭过头,看向不远处的宫殿,那是他们诞生的地方,他还记的当他看到玄怜时,心突然漏跳一拍的感觉,之后……他就被扑倒在地!
  对了,玄怜从小就“非礼”他!!!
  当时由于受到太大的惊吓,他竟把这事给忘了,现在想想,那个小鬼从小时候开始就特别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每次被他不小心撞上还一脸满足的笑容,那时候还欣慰他的懂事,现在想来,笑容里的满足十有八九是因为吃“豆腐”成功!
  可恶!怎么这么早熟?那……
  “爸爸在看色情书!”淡淡的笑声出现在耳旁,点中了他的心事。
  “胡说!”
  随口反驳,织锦低头,才发现原本摊开在自己腿上的魔法书,不知何时变成了春宫集。
  脸上飞上一片红云,羞的他想把脸埋到书本里,想到刚才的声音,他猛的抬起头,对上玄怜揶揄的双眼。
  “玄怜!你跷课!”
  “没有啊,今天老师有事!”自然的说道,玄怜坐到织锦身边,张开白色的羽翼为他遮阳。
  “真的?”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爸爸?”亲昵的环住织锦的肩,把头靠在他肩上,玄怜撒娇的说。
  “这……是没有!”想想的确没有过,可发生了白天的事,织锦还是有些不信,“真的不是为了……”
  “为了什么?”淘气的眨眨眼,玄怜十分无辜的说着,等待下文。
  “没……没什么!”别过头不看他,更不想让玄怜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不喜欢两人过于亲密无间的姿势,织锦不自在的向旁挪了两下。
  奇怪,以前玄怜也总是这样,他就没什么感觉,为什么这一次只是被他搂住,他就浑身发热,整个人都不对劲。
  对于织锦的不对劲装作没看到,玄怜故作不解的凑近他,在他耳边问:“爸爸刚才没说清楚,我是为了什么……”
  “我……”耳旁一热,身上的热度就像被加了把火,更加燥热起来。
  “说嘛……”以着浓浓的鼻音撒娇,玄怜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一只手悄悄的来到织锦领口处,将扣子一一解开。
  “我……”没发觉玄怜的动作,织锦努力与自己的体温相抗争,他觉的脸颊好热,快可以煎鸡蛋了。
  “嗯?什么?”成功的解开所有扣子,玄怜将手探进,解摸着渴望已久的肌肤。
  “嗯……”敏感的喊出声来才发觉不对,以手捂住嘴,织锦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知何时已被解开,他又气又恼的边喊边想站起身。
  又对他这样,太不尊重他了,到底他在他们眼里算什么?
  “玄怜——你……”
  不让他有站起来的机会,玄怜倾身将他压倒。
  “玄——怜——唔……”气的大喊,话还没说全,就被近距离的面孔给堵住,和上次一样的感觉,温柔的迷惑住他的神志。
  双手下意识的想搂住玄怜的身体,让他更贴近自己,手在触摸的刹那猛然想起两人的身份!
  “不!”用力推开他,织锦惊慌失措的用手紧紧拉住衣服。
  “为什么不?爸爸也想要不是吗?”没有因突然被推开而生气,玄怜疑惑的问。
  爸爸明明刚才想搂住他的,为什么要推开他?
  “我,我,我是你的父亲,你不可以这样!”想不出什么理由,织锦只能拿唯一的理由硬挡。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看到织锦眼里的惊慌,玄怜发觉自己伤到了他,忙说:“但是做为养育我们的人,我和兄弟们都很爱你,只是我知道自己的感觉不同。”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只是想疼你,想爱你!”双眼直视着,想透过眼睛将心意传给他,拉住他有些颤抖的手,置在唇边轻吻。
  “看到你累我会不忍,看到你伤心我会难过,只想看到你笑,这是我唯一的想法。”唇顺着手臂的弧线一路吻着,玄怜深切的诉说的自己的感情。
  爱你,只想爱你!
  “我……并不希望变成这样!”忍不住的颤抖着,无法从玄怜手中抽回手,织锦低下头,无奈的说。
  “可你希望有人爱,被人呵护!”
  “……”
  听到玄怜的话,他沉默了,没想到自己深藏在心里的想法会被玄怜看出来,一时无言以对。
  希望有人爱!希望有人疼!
  每一次下山,看到一对对有情人相依相偎的样子,总是会忍不住羡慕,虽然他有孩子们陪他,可孩子们给不了他那样的感觉,没有任何能力的他很没志气的希望有人能以平等的身份对他、爱他、疼他!
  但是事实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总在心里说自己太贪婪,有了孩子们还想要更多,太不知足了!
  身体前移,拉近两人的距离,将织锦拥入怀中,玄怜继续说:“我知道爸爸真正想要什么,我想满足你的愿望,所以,不要拒绝我,爸爸!”
  “我……”置身于温暖的怀中,诚恳的语气敲开心扉,织锦闭上眼,回搂住玄怜,“随你吧!”
  爱他吗?答案是肯定的,想起以前的种种,织锦知道自己拒绝不了玄怜,以前是,现在也是。
  “爸爸的意思……”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回应,玄怜有些吃惊,将他拉开看着他,想听他亲口说出。
  “你还要我说什么?”被看的不自在,织锦微恼的说。
  总不能要他说“抱我”吧!唉!追的时候挺机灵,得到了却又变笨了!真是聪明一时糊涂一时。
  “说爱我!”得到回应,玄怜惊喜的搂住织锦,在他唇上印下一吻,“我爱你,爸爸!”
  “你……笨蛋!”又一次告白,这次听来格外真切,令他不知所措。
  “可以吗?爸爸?”深情的问着,玄怜身体前倾,慢慢的让织锦倒在地上,轻轻的脱下他的衣服,一双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每摸到一个地方就印下一吻,像是得到了梦昧以求的宝物般。
  “嗯……”吻都吻过了,还问他?
  手指细细滑过他身上每道曲线,温暖的感觉过后是湿润,灵巧的舌尖如画家的毛笔,挑起他的感觉。
  “唔……嗯……嗯……”初尝禁果令织锦有些难为情的闭上眼,也不需要睁开眼,从玄怜的吻中,他一次又一次的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子。
  “爸爸好美!”赞叹的声音有着一点沙哑,只是以舌画出上半身的曲线就兴奋起来的玄怜低头含住早已因他而僵硬的红色蓓蕾,一只手向下探入。
  “嗯……嗯嗯……怜……”
  下腹被碰触的刹那,织锦下意识的想合起双腿。
  “不要拒绝我,爸爸!”虔诚的语气有如教徒在乞求神不要抛弃他,低沉的声音更是令织锦无法自拔,合拢的双腿微张,任那只手恣意摸索。
  没有在敏感处留连,只是轻轻滑过便退了回来,单手自腰间将织锦身上唯一的遮蔽物缓缓拉下,于此相对的,是含住蓓蕾的唇,以舌头在樱樱红点上划圈,呈螺旋状的将整个红晕舔过,不放过每一个小突起,最后再深深含住,不断的重复。
  “嗯……阿…阿阿…怜——嗯……”明明是只有一个部分被吻,下腹却已因那动作而兴奋了起来,没有被疼爱的痛处令织锦不断的呻吟着。
  “什么事?”明知故问着,玄怜总算放开右边的蓓蕾,改来到左边,看着那在空气中不断颤抖的樱红,似在乞求他的垂涎,玄怜微微一笑,将其含入口中。
  “啊——那里……”许久没被爱怜的部分被含住,快感瞬间如洪水般冲击着他的感官,身上明明已没有了衣物,却燥热难耐,令他连拒绝的话语都说不清。
  “是这里吗?”似不确定的舔着,游移的手再次来到下腹,握住已然挺立的分身,“还是这里?”
  “啊——”又是一次惊叫,过大的刺激使织锦双腿紧紧合上弓起,不让玄怜再有任何动作,“怜……不……唔……嗯……”
  “爸爸答应不拒绝我的!”手松开,玄怜一脸苦恼的冲织锦说。
  身上的重量突然减轻,非但没有令织锦觉的好过,反而因欲望正高,无人碰触而难受,睁开眼看到玄怜苦恼的样子,就像在指控自己的失言,织锦唯有紧紧抓住他的衣服表示心里的害怕。
  “怕?”猜出织锦的意思,玄怜柔声安抚着,拉起他让他双腿分开坐在腿上,亲吻着他的面颊的保证:“不用怕,我不会伤害爸爸的!”
  “唔……”忍不住闭上眼,织锦觉的自己这样张开双腿跪坐在玄怜腿上的姿势很丢人。
  “来,睁开眼,不要怕!”柔声哄着,右手握住分身慢慢的上下耸动,就像在示范一般,“看,爸爸的这里,很硬,慢慢的,湿了!”
  “怜……”分身的每个情况都被玄怜加以转播,织锦忍不住睁开眼低头看了一下,立刻把头埋进温暖的怀中,不再看。
  天!好丢人,自己的那里……
  “怎么了?”
  “不,不要说了!”总算可以完整说话,织锦求道。
  被他一解说,他的身体因想像而更加兴奋,更多的液体自铃口处流出。
  “为什么?我很喜欢啊,看着爸爸的这里在我手中得到快乐,我很高兴!”不解的说,突然恍然大悟道:“啊,爸爸是怕流的太多对身体不好?那我堵住它就好了!”说着,以拇指按住铃口处,手指继续动着,玄怜自以为聪明的动作带给织锦难以言喻的痛苦。
  “唔……不……不是……那个……意思……阿……怜…怜……”
  居然堵住,要憋死他吗?
  “那是什么意思?”堵住铃口的拇指在铃口处若即若离,每一次的离开都让织锦以为可以宣泄,还没来得及就又被堵住,身体亦因欲望的高涨而变的更加敏感。
  “啊!”指尖滑过背脊,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弄的他弓起身体迎向玄怜,臀部不经意的翘起,“怜……我……”
  “嗯?什么?我听不清,爸爸!”很认真的低下头想听清织锦的话,在后背游移的右手顺着脊线来到股沟,轻轻按了一下后,来到凹处。
  “啊!怜,那里……不……”
  “不要?”手指在洞口划着圈,能感到温热的小口微张,似乎想吞下手指,在被吞下前离开,就能感到父亲的身体又颤抖一次。
  “啊——怜…你……阿……嗯……嗯……”想阻止反而让自己更加难受,无从宣泄的痛苦令织锦只得投降,难为情的说:
  “怜…我……我要……阿……”
  “要什么呢?”得到想要的答案,逗弄穴口的手指探入,“爸爸的这里很软很热呢!”
  “你……阿……”第一次被探入,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令织锦随着玄怜手指的探入扭动着腰肢。
  “舒服吗?”轻轻问着,股间已兴奋的部分因织锦扭动时带来的摸擦而涨的发疼,继续挑逗着织锦的后庭,玄怜放开握了许久的分身,将自己的从裤子里掏出,将两个人的握在一起耸动。
  “阿…阿……阿阿……怜……”两根一起摩挲,因自己的动作而不断的涨大,感受到玄怜的反应的同时,一种不明所以的快感在后面油然而生,在体内手指的鼓动下,织锦紧紧夹住手指,身体配合着握住分身的手前后移动着。
  “嗯……爸爸……”
  很快的,在两人越来越快的动作与喘息声中,两道白液射出,连意识也在一瞬间化为一片空白。
  无力的坐在玄怜怀中,织锦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高潮过后的身体怕冷的往温暖的怀里钻。
  “嗯!”移动间,他才想起玄怜的手指还在自己体内,一片红云飞上,对自己竟只因儿子的两根手指就达到高潮而羞愧。
  “又有反应了!”
  低低的声音自耳边发出,抬头看到银色瞳孔里的情欲,织锦脸更红了。
  “爸爸,我要!”沙哑的说着,玄怜托起织锦的臀部,让他感受自己的兴奋,只是一个小动作,刚刚射过的分身已再次勃起。
  “怜……”羞红着双脸不语,织锦低头吻上他发干的双唇。
  回吻着他,捧着臀部的双手各探入两指,在放下的同时轻轻揉搓已有些湿润的内壁,缓缓将其撑开,吞入昂扬的欲望。
  “阿……嗯……嗯……“缓缓扭动身体慢慢的坐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样做,但至少那里不会太痛到是真的。
  直到完全吞下,织锦还有些不敢相信在自己体内的竟是儿子的分身,微微动了动感觉,就听到玄怜闷哼的声音,心里不禁有些高兴。
  总算让怜吃到点苦头了!
  “唔!爸爸!好痛!”苦着脸的表情只维持了一秒就变成得意,最后幸福的搂住织锦,“我爱你,爸爸!”
  重复的话语,听在他耳里就好像在像他保证会永远在他身边,爱他、疼他、呵护他一般,心头一暖,回搂着玄怜,以着极轻的声音回答:
  “我也爱你,怜!”
  得到回应,玄怜抬起头,四目相对,凝视久了,距离也拉近了,双唇相贴,轻轻吻上。
  和本人性格一样的温柔,即使会伤到自己也要实现不伤害他的承诺,体内的昂扬缓缓律动,深入浅出,而他,也配合着摆动腰肢,深处被刺激的快感令他忍不住仰起头,抛弃矜持的大声呻吟着。
  “嗯…嗯嗯……阿……怜……阿……”
  这是个神与魔共存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人类是最卑贱的,神或魔可以任意奴役他们,出生于这个世界的人类曾向往过只有人类的世界,他们称那里为——克巴那!
  而现在,我找到了自己的克巴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