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sh89.vip
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首页» 武侠玄幻» 魔能淫之力量

魔能淫之力量

时间:2019-11-01 13:24:07 发布: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这几天,暴风城皇家图书馆的借阅室多了一名常客,这位好学的客人总是早早的来到图书馆,借着梯子从高大的书架上挑选着自己要查阅的书籍,直到很晚的晚间才会离开终于,这样的状态在持续了四天之后,第五天的黄昏时分,这名客人一反常态的匆匆离开了图书馆,乘坐最近的狮鹫来到了南海镇,入住旅馆后静静的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她就是吉安娜,显然,通过这几天的查阅她得到了结果,能够在繁琐庞大的书籍中如此迅速高效的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此时的吉安娜已经表现出了出众的学习能力。终于,当夜晚来临,敦霍尔德城堡上方的夜空中传来一声听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的夜莺啼鸣后,两人又在那棵树下相遇了。
  面对萨尔询问的目光,吉安娜急不可待的说出了自己的调查结果:“我在一部描述恶魔的书中了解到,使用魔能的艾瑞达人,在长期浸淫魔能力量之后,如果被关押,被囚禁,没有为之战斗和努力的目标,就会变得意志消沉,萎靡不振,正像你们现在所表现出的样子,这是魔能在体内淤积,无法得到释放的结果。艾瑞达人虽然和兽人不是同一种族,但你们的身体结构有很多相似之处,魔能对所有生物的作用很可能都是一样的。我听说你们兽人在入侵艾泽拉斯之前曾喝下过饱含魔能之力的恶魔之血,这也是使你们变得嗜血和好斗的原因。现如今,你们在看守所里的处境显然与书中的艾瑞达人类似,因而也表现出了相同的状态。”
  听了吉安娜的话,萨尔陷入沉思:“是魔能导致的吗?如果真是这样,这也能够解释我身上没有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我的父母在来到艾泽拉斯之前并未喝下恶魔之血。”他有意用“来到”而没有用“入侵”这个词,表达了他对这场战争本身的否定态度。“按你所说,要想改变这种状态需要有一个奋斗目标,那我们能做些什么呢?看守所不会让我们像在竞技场里那样进行决斗的,而且我怀疑,他们还会不会战斗了。”看到萨尔又陷入了困境,吉安娜有些自豪的说:“如果你觉得我在图书管理整整泡了五天就得到这点消息,那你太小看我了,我也查到了解决办法。体内淤积的魔能是能够通过体液排出的,而其中魔能浓度最高的,也就是最有效的排出方法……嗯……就是通过携带者在与异性欢爱时分泌的体液排出,确切点说,通过雄性个体的精液以及雌性个体的……爱液。”说到这里,想到自己几天前就在此地被伊格洛夫压在身下并遭受侵犯时下身的湿润感觉,吉安娜脸上微微一红,她调整情绪接着说道:“所以,只要能够让你的同胞们享受一下,嗯,鱼水之欢,你们就会又变得生龙活虎的。”
  本以为听到自己的解决方案后萨尔会兴奋异常,但对方并没表现出一丝开心的样子,继续之前的严峻脸色。“有什么问题么?”吉安娜问,“这看上去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不是么?”“在通常情况下,这的确很容易办到,不过眼下,敦霍尔德关押的全部都是男性兽人。”听了萨尔的话,吉安娜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不过我听说,有的收容所关押有女性兽人,不是么?”“没错,那是洛丹伦收容所,先不提我赶到遥远的洛丹伦后能否于天亮之前回来,即使我把信息传了过去,那边也会面临和这里一样的窘境——那里只关押着女性兽人!”萨尔懊恼的说,有力的拳头狠狠的击打了一下身边的树,树叶飘落,“似乎人类已经预先知道了我们的解决办法。”(写到这里,我知道你们这些龌龊的家伙在想些什么,兽人们尊重传统,珍视荣誉,高呼断背山下百合花开的仁兄们洗洗睡吧,当然,这也是出于后续剧情的需要——作者注)面对着萨尔的苦恼,吉安娜也感到无能为力,看来这条路是行不通了,“先别急,或许还有什么别的解决办法。”她安慰着萨尔。“请原谅我刚才的失态,我不应该对难以企及的事情过度奢求,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萨尔说道。
  回到旅馆,吉安娜心中的沮丧一点也不亚于萨尔,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将萨尔,乃至收容所里所有兽人的命运与自己联为一体。“真的没有什么其他方法了么?”她想,“或许我应该再多学习学习。”
  这次,两人均没有等太久,两天之后的夜间,年轻的兽人和人类少女再次在敦霍尔德城堡外面汇合,这是他们的第三次秘密会见了。与上次不同,这回吉安娜带来了个不好的消息:“我听说,联盟已经无意继续支撑维持这些收容所所花费的巨大开销了,他们准备于一个月内依次关闭这些收容所。”听到这个消息,萨尔震惊不已,他完全清楚这对他,以及这里的兽人们意味着什么。“关闭”,这只是那些惺惺作态的官僚的体面之词,实际上,这意味着,所有收容所里关押着的,成百上千的兽人生命的终结。虽然自己可以凭着清醒的头脑和出众的武艺在竞技场谋得个角斗士的职位而免于一死,但萨尔可不想丢下同伴这么屈辱的活着,是的,他将拒绝向人类乞怜,与他的族人们带着最后的尊严赴死!
  “既然这样,”萨尔说,“那我和我的族人们将面对我们的宿命,女士,再次感谢你为我,为我们所有人所做的一切,我很庆幸是由你,而不是其他人通知我这一消息。”
  “不,萨尔,不会像你说的那样,你们会从这里逃出去,找到一块栖身之所,远离联盟的势力范围,重建自己的家园,并最终在这个世界找到属于你们的位置。”吉安娜说。“你所描述的这个场景,女士,已经不知道在我的脑海中重复了多少回了。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如你我所见,除了我之外,所有的兽人都受到了魔能的影响,他们只能浑浑噩噩的活着,直到死亡。而这对他们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不,你的同胞们将和你一样,生龙活虎,勇武有力,你们将拿起反抗的武器,并将自己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至少这里的兽人将会是这样——在他们经历过我的身子之后!”
  “你……你刚才说什么?”萨尔又一次感到震惊了,眼前这个女子似乎每一次开口都能给自己带来意外。“我是说,我愿意帮助你,以及……你们所有人。我,从性别上讲,也是女人,或者,再宽泛点,是个……雌性,虽然在体型及外貌上有不少差距,但从生理的角度讲,我满足你们女性同类的一切条件,因而,可以填补这里没有女性兽人的这一不足。”
  萨尔感到意外是因为他不知道,吉安娜不仅仅带来了关闭收容所这个噩耗,同时也带来了自己的解决办法。如果起初她还有些犹豫的话,在听到了萨尔的话后,她彻底下定了决心。这名兽人,在人类看来低劣而又下贱的兽人,能够毫不犹豫的为了自己的族人赴死,而她,只需经历些许痛苦就能拯救他以及这里的所有兽人,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况且,回想起“伊格洛夫事件”时自己下身传来的那酥麻而又兴奋的感觉,吉安娜几乎可以确信,自己所要经受的绝不仅仅只有痛苦。
  “女士,你知道你的话意味着什么么?你已经为我们做了这么多,完全没有必要再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我这么说是因为我愿意这么做,跟你相处的这些日子让我重新认识了你们兽人,你们绝非外界传言的那样只知道嗜血好杀,你们是珍惜荣誉,珍视同胞的种族,而你身上表现出的光明磊落,勇于担当,无所畏惧的高贵品质,远远超过了我所认识的绝大多数人类。我相信,当你们获得自由,并摆脱魔能的掌控,恢复正常的心智后,绝不会像之前那样只给这个世界带来破坏。世界将因为你们的存在变得更加生机盎然,更加的……多元化,你们终将会证明自己是无愧于存在这个世界的,而这里,这些收容所,绝不该是你们的终结之地。”
  听了吉安娜的话,萨尔单膝跪地,将右手按于左胸,目视前方,郑重其事地说:“我以一名兽人的荣誉向您起誓,女士,如果有朝一日,我们重获自由,团结在一起,建立了自己的家园,您将受到我们所有人的敬重与爱戴,我们会对您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帮助与庇护,不过作为一个人类,您可能并不需要这些,您的高尚行为显然是无私的。”听到这里,吉安娜脸上微微一红,萨尔把自己马上要经历的事情称之为“高尚的行为”,想象一下那时的场面,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实在跟“高尚”这个词毫不搭界。
  “那么,事不宜迟,我是不是现在就要开始‘帮助行动’呢?”吉安娜问道。“恐怕还不行,女士,”萨尔答道,“尽管您勇气可嘉,人类的体型还是跟兽人相差太大了,况且,鉴于‘那天’你的表现可以看出,之前你还没有过类似的经历,如果你的性器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我们兽人的阳具直接插入并用力插干的话,你会痛不欲生甚至昏死过去,而这绝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吉安娜想着萨尔的话,觉得有些道理:“依你所见,我应该做些什么样的准备呢?”“我想过了,”萨尔继续说道,“虽然我还很年轻,但我阳具的尺寸在我们族人中已算是很大的了,如果你的下面能够容纳下我的阳具,并承受住我的大力抽插的话,那其他人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听到萨尔的“准备方案”,吉安娜不禁心中一荡,下身一紧。之前她曾想过,如果不得不跟这些兽人性交,她宁愿——说着说是希望——萨尔是第一个进入她身体的兽人,无奈萨尔没受到魔能的影响,自然不需要“释放”。本以为这个想法注定会落空,但现在,萨尔的提议恰恰切合了自己的期盼。仿佛害怕对方会改变主意似的,吉安娜立即答道:“那,就这么办。”随即脱下斗篷铺在地上,自己仰面躺了下去,双手将连衣裙——当然是另外一件新的连衣裙的裙摆撩到了腰际,向眼前的兽人露出了自己完全光裸的下半身,然后抬起双腿并向两边分开,将自己的私处彻底展现出来。吉安娜现在的状态像极了几天前遭到伊格洛夫侵犯时的样子,但却有着本质的区别——那一次是被强迫,这一次是自愿;那一次对方坐在她身上用尽浑身的力气压制着自己,这一次对方什么都没做,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说到我们的伊格洛夫士官长,如果现在站在吉安娜眼前的不是萨尔,而是他的话,他会发现吉安娜的下身跟之前有些不同:原本长有稀疏金黄色性毛的阴埠现在变得光洁无暇;原本紧闭成一条缝隙的两片阴唇此时已经稍稍向两侧分开,颜色也由原先的粉色变成了现在的桃红色。吉安娜并非毫无准备,在下定决心亲自“拯救”兽人们之后,她在旅馆里借着刮掉信笺上墨迹的理由向隔壁的男住客借来了刮胡刀剃掉了自己的阴毛,并鼓起勇气,极具自我牺牲精神的向腿间的阴穴内插入了自己的两根手指,借此希望之后的“拯救行动”能够变得容易些。但是,当她看到萨尔脱下皮裤后,露出腿间的那根无论粗细还是长短都可以与自己小臂相媲美的粗大阳具,吉安娜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准备工作”还差得太远,并觉得萨尔的提议简直英明无比!
  终于,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或者说得再准确点,在萨尔的不断努力和吉安娜的不断忍受下,萨尔终于成功的插入了吉安娜的身体——一根自己的手指。虽然距离最终的目标还有不少差距,但这也是很可观的进步了。兽人的手指是非常粗大的,与吉安娜的纤纤玉指相较,萨尔的一根手指差不多顶得上三根,此时,吉安娜的阴穴已经能够适应人类阳具的尺寸了,但是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兽人阳具,所以还得加倍努力。
  在“努力”的过程中,两人均展现了自己的聪明才智,比如萨尔发现,如果自己在插入手指的同时,能够刺激位于阴穴上方的那个凸起的小肉粒,穴道内就会分泌出很多粘稠的液体,显然这是有助于插入的;再比如,吉安娜也发现,如果在萨尔进入自己下身的同时,自己用双手抚摸乳房以及顶端那两粒硬挺的乳头,下身的汁液会分泌的更加旺盛,自己也会觉得更加舒畅,从而抵御阴穴被大大撑开的痛苦。渐渐地,萨尔已经能够将自己的另外一根手指插入吉安娜的阴穴了。
  终于,最后的时刻来临了。萨尔附下身子,将位于自己阳具顶端的,像幼年钳嘴龟的龟壳一样硕大的龟头抵在了吉安娜两片阴唇之间。感觉着下身传来的火热,坚挺和粗硬,吉安娜意识到这回要进入自己身体的东西和之前进来过的任何东西绝不可同日而语。她调整着呼吸,尽量的放松身体,最大限度的张开双腿,以期接下来的过程能够更加顺利些。当萨尔的腰部缓慢而坚定地向前挺送时,吉安娜感到下身立刻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和撕裂感,两片稚嫩的阴唇被极大限度的向两侧分开,难忍的疼痛使自己几乎要放弃之前的决定。但是,想到这段时间以来两人的努力,萨尔的视死如归,以及自己的暗下决心,吉安娜什么都没说,而是继续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此时她心中不禁有些怪萨尔了,如果当初萨尔晚个哪怕几秒钟打晕伊格洛夫士官长的话,现在的事情是不是就会变得容易很多。最终,当她感到自己的阴道口已经被撑大到极限,阴穴就要被撕成两半之时,穴口突然向回一收,虽然仍被大大的撑开,但不像之前那样不堪忍受了,而接近穴口的阴道壁感觉到包裹进了一个浑圆硕大,而又炽热无比的东西——萨尔那硕大的龟头已经完全进入了吉安娜的下身。
  鉴于龟头是萨尔阴茎最粗大的部分,它的成功进入使两人知道,接下来的过程将不会存在太大的困难了,萨尔继续向前挺送着自己的腰身,缓慢而有力。吉安娜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紧窄的阴道壁从外到内被渐渐分开,下身的空间逐渐的被一根粗壮坚挺的肉棒占据。当萨尔的阳具进入吉安娜下身大概超过一半的长度时,顶端的龟头遇到了阻碍,同时,吉安娜也再次感到了因压迫产生的疼痛。两人都知道冲破这层阻碍意味着什么——萨尔将夺走吉安娜的贞操,彻底占有她的身体,而吉安娜将告别自己的少女时代,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面对着这最终的时刻,萨尔停了下来,他在等待着对方的决定;而吉安娜闭上了双眼,微微点头,随着身下阳具的进一步侵入,吉安娜感到了一阵撕裂的痛楚,但很短暂,之后温热胀挺的龟头掠过被撕裂的部位,似乎也抹平了创伤。自那以后,萨尔的粗长阳具再无阻碍,一往无前,最终,滚圆硕大的龟头触碰到了这趟艰难旅程的末端——吉安娜温润娇嫩的子宫口。此时,年轻的兽人和身下的少女——呃——此时已是少妇不知不觉创下了一个记录,那就是男性兽人和女性人类首次进行交合。另外一个类似记录的开创者是男性人类法师麦迪文和女性半兽人迦罗娜。鉴于在刚才的过程中吉安娜下体承受的剧烈扩张和压迫可以推知,迦罗娜在进行同样的活动时肯定是索然无味的。
  虽然萨尔的阳具成功的完全进入了自己身体,但吉安娜却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却没有感受到萨尔的末端——那杂乱的阴毛和强壮的腰腹,也就是说,自己的穴道还无法完全容纳萨尔的阳具。她敏锐的意识到,如果不能完全容纳兽人的阳具,在之后的“拯救行动”中,自己娇嫩柔软的子宫口会遭到坚挺的阳具铁杵一样的狠命顶戳,那绝对不会好受。聪敏的吉安娜再次开发着自己身体的潜能,她开始深呼吸,每一次呼气都尽量的夹紧阴道,收缩小腹,这样,子宫口会被稍稍上提,为阴穴内的阳具腾出一部分空间;而萨尔会在此时心有灵犀的继续挺送龟头,迅速的占据这部分空间,就这样,在吉安娜的数次深呼吸后,自己光洁的阴户终于感到了一从粗糙而杂乱的毛发,阴穴下方的两半臀肉也感到了一对紧实的球状物——那是萨尔的卵蛋。吉安娜终于完全包容了一个兽人的粗长阳具,这本来看上去似乎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体会拥有如此巨大的潜力。这根阳具插得如此之深,顶的如此之紧,吉安娜有种错觉,它仿佛从阴穴向上完全的贯穿了自己的身体,直达喉咙。
  在保持完全进入一段时间后,吉安娜感到下体内的阳具开始回退,跟之前的进入相比,速度自然快了许多,龟头末端高耸的棱边以及棒身上凸起的筋脉和肉瘤刮蹭着阴道壁,使吉安娜感到阵阵酥麻的快感,而随着肉茎的离去,快感随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耐的空虚,以及被再度摩擦的渴望。她并没有等待太久,当萨尔将自己的阳具退出到只剩龟头时,便又再度向里插入。这第二次的往返要比之前顺畅了很多,粗大壮硕的阳具一插到底,直抵花心。下身再度传来快感的吉安娜不禁低低的呻吟起来,接着,便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间隔越来越短,力度也越来越大。
  随着萨尔在自己身上快速而有力的抽插运动,吉安娜已经无法思考,甚至无法呻吟,她必须集中自己全身的精神和气力来迎受兽人的壮硕阳具对自己下身的侵犯。而此时的萨尔,除了腰部逐渐加快的挺送动作之外,似乎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但此时他的内心是矛盾而又纠结的:毫无疑问,自己的肉茎在身下少女紧致而又柔嫩的包裹及摩擦下产生了快感,但他却不能被这快感所左右,成为情欲的奴隶,因为他做这件事情并不是为了自己的享受,而是为了拯救自己的族人。提起拯救,萨尔想到关押在这里的每一个兽人,都要像自己一样将跨间的阳具插入到这个少女的身体里并狠命抽插,直到“释放”出体内淤积的魔能,萨尔不禁感到一阵懊恼——他首次产生了独享身下这具美妙身躯的想法。想到这里,萨尔不禁摇了摇头,仿佛这样就能把这充满私心想法赶出自己的脑海。他重振精神,继续抽送着,期待身下的少女能够尽快适应自己的尺寸,以及抽插的频率和力度,以便为之后将要进行的群体“拯救行动”做好准备。
  最终,当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体内往返运动了上百下后,吉安娜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烈快感袭来,脑中一片空白,自己仿佛身处云端,四肢不受控制的剧烈痉挛着,下身的爱液像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几乎是射向还在阴道内抽送的龟头,再也控制不住的叫喊刚到嘴边,就被一双大手强行的按了回去——如果萨尔没有及时制止,这声叫喊足以引来敦霍尔德所有的守卫!而此时的萨尔也停止了抽送,吉安娜体内射向自己龟头的滚烫阴精也给了他巨大的刺激,如果再不停止,自己也将不受控制的射出精液,而这是萨尔竭力避免的——相比少女之后要经历的事情,他不想多让她承受一次不必要的“浇灌”。高潮后的吉安娜瘫软在地,浑身只剩下了呼吸的力气,当萨尔将自己硕大的龟头抽离吉安娜的阴穴口时,发出了“啵”的一声响,听上去就像旅馆的酒保打开朗姆酒的瓶塞。被封闭在阴道内的阴精喷涌而出,飞溅到吉安娜两腿间的草地上,一丝乳白色的粘液意犹未尽的连接在龟头和阴道口之间,最后由于重力的作用向下滴落。
  费劲的将自己仍然处于勃起状态的阴茎塞回皮裤之后,萨尔体贴的帮身下的少女简单的擦试了一下那狼藉的腿间,在对方起身收拾妥当,并确保她能够独自返回住所之后,萨尔也准备返回敦霍尔德,并嘱咐少女回去多加休息,明天便开始“拯救行动”。
【完】